引导我们之中最坏的人-读沃尔科特《星》

引导我们之中最坏的人-读沃尔科特《星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据说诗歌起源于巫术中的咒语,并随着艺术上的精进,逐渐脱离出来成为一种审美的对象。再后面,如子曾经曰过:“诗无邪”。诗与民歌、民谣纠缠混合,形成了此土地上第一次出产的公认诗集——《诗经》。过去人民当做经典,我们摒弃这种“有色眼镜”,看诗即是诗。 这样说也许太省略了。许多人问,诗是什么,或者常见的对现代诗的略带偏见意味的反问句“这也叫诗啊?”那意思就是,这怎么能叫诗呢,...

为了让黑暗发出回声-读谢默斯·希尼《自我的赫利孔山》

为了让黑暗发出回声-读谢默斯·希尼《自我的赫利孔山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谢默斯·希尼(Seamus Heaney,1939年4月13日-2013年8月30日)爱尔兰作家、诗人。1995年因其诗作“具有抒情诗般的美和伦理深度,使日常生活中的奇迹和活生生的往事得以升华”而获诺贝尔文学奖。2013年8月30日逝世。 很多年前,我读到了希尼评论美国女诗人伊丽莎白·毕肖普的文章《数到一百》,其时,我正在集中全力阅读并试图理解毕肖普的诗歌——按照文艺的说法就是,她的诗让我着迷,其实就...

只有孤独者才能感到孤独的波浪-读希梅内斯《孤独的大西洋》

只有孤独者才能感到孤独的波浪-读希梅内斯《孤独的大西洋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关于孤独的话题,诗歌中永远不缺少,古今,中外,男人,女人,甚至动物,有一些智能的也会感到孤独。 因此,如果我说,孤独的本质一直没变过,大概也错不太多。不过孤独还是有不同种类、颜色、形状的孤独。比如庄周与惠施在濠梁上关于鱼的谈话,鱼到底快不快乐,庄子从何而知?但他说鱼“乐”。庄子似乎没有给人们留下过不快乐的印象,但我想比如前面的关于鱼快不快乐的谈话,反而能看出一...

© 2012-2018 於菟博客 All Rights Reserved -- Copyright notice by Blog Copyright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