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庄周如此-读管管《阳明山冬雨即事》

因为庄周如此-读管管《阳明山冬雨即事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这首诗恁多行,在读到中途时,我已面露微笑,读到最后一句实在忍俊不禁。回过头来想,我在笑什么呢?有什么好笑的呢?是因为“喝了就尿,尿了就喝”,还是“因为庄周如此,蝴蝶也他娘的如此”么?我也不清楚。对这首诗,我不愿去解读他想说什么。打个通俗的比方,一个人讲笑话,听者哈哈大笑,但如果你真的实心眼去研究这笑话为什么好笑,恐怕会让大家觉得很无聊。——自然,求知之心并非无聊...

关于管理的七个常识

关于管理的七个常识
於菟阅读博客按 管理是一种复杂而简单的行为。复杂是管理涉及方方面面,需要平衡协调的事情十分多,无法轻易掌握。简单则是指管理并非需要面面俱到,并非要做“上帝”,在现代企业,尤其是在大部分是80后、90后的团队中,管理越来越呈现出社交化、个性化的趋势,管理者向下属提供的更多的是牵引、服务、规划、设计,而非命令。命令式的管理思维,仍然在企业中普遍存在,但已逐渐与员工的年轻、个性需求背道...

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-读海子《新娘》

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-读海子《新娘》
图片来自网络 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本是一首写幸福的诗,却读到的悲伤。有话说“喜极而泣”。有歌唱“万事转头空”。 幸福是什么呢?罗素说“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”。我至今都还记得,王小波在文章里引过许多次这句话。但能做到“参差多态”却不容易,否则,这世上大概幸福的人和事情会更多。 诗歌写作,像许多的文学创作一样,有虚构。诗歌在虚构中,创造了一个世界,创造了一些人物,时间,空间。在模糊的背景下,诗...

我们无言的痛苦是太多了-读穆旦《赞美》

我们无言的痛苦是太多了-读穆旦《赞美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关于《赞美》的赞美的文字,是太多了,不需我再转述或者画蛇添足。这首诗就是对汉语本身的赞美。就诗而言,这就是现代诗。何谓现代诗,可以将此诗与胡适之先生的《尝试集》以及贺敬之先生的《回延安》作一个比较。《赞美》可谓真正意义的现代诗,《尝试集》可谓前现代诗,而《回延安》可谓具有古体诗和现代诗双重形式的古诗。《尝试集》的开创意义不容置疑,《回延安》的写作功力与情感...

什么是大学,大学是什么—读《一名大学毕业生的反思》

什么是大学,大学是什么—读《一名大学毕业生的反思》
於菟阅读博客按 这是一名武汉大学电信学院本科毕业生的“反思”。原文题目叫做《一名大学毕业生的反思:最露骨大学生活》。冒号后面的意思,我看不大清楚,什么是露骨,什么才是最。我想搞清楚这个问题,首先要明确一点,即什么是大学生活,大学生活有哪些内容。答案显而易见,曰学习、受教、成长。而这样的答案虽然易见,却不易行。如果大学生都按这几项内容要求自己,恐怕很多人就不愿意上大学了。不过大学...

满脸梨花词-读管管《满脸梨花词》

满脸梨花词-读管管《满脸梨花词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在现代诗中读到“吾“这样的称谓代词,许多人可能会一愣。文言和古白话里常见的”吾“,跑到现代诗里,对于习惯了用现代汉语书写和说话的人们来说,由于文本带有一种”不伦不类“、”不舒服“的感觉,进而对读者造成一种冲击。话说回来,”吾“又为何不能出现在现代诗中呢? 因此,当读完第一句,读者要喘几口气,接着向下读去,却不必担心,因为除了第一句恁长之外,其他都很短。——虽然短,由于分...

还有我的红海在呼啸-读余光中《民歌》

还有我的红海在呼啸-读余光中《民歌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上世纪中叶,国破城败,一个社团进退失据,退守海峡对岸的孤岛。许多知识分子跟随“反动派”也到了台湾。不过是一些“臭老九”,这边的人当时对此毫不在乎,或者顾不上在乎。 说来也怪,文化这种东西,看不见摸不着,却威力无比。从此,隔海相望的两兄弟开始了各自的“旅程”。上次说,1962年昌耀写下《放逐的诗人》,而其时最出名的却是“几回梦里回延安,双手搂定宝塔山”。海的这边呢,覃子豪...

长夜漫漫,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-读戴望舒《萧红墓畔占》

长夜漫漫,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-读戴望舒《萧红墓畔占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: “占”字这里意为说话、口述,常用组合有“口占”,意为不打草稿,口头述说出来,一般用在诗歌写作的题目中,表示这篇诗歌的创作缘由或来历。好了,言归正传,聊聊诗。http:.//www.wutu.info 戴望舒先生以《雨巷》而出名,关于《雨巷》也有故事可讲,这里按下不表,只是在声名鹊起之时,戴望舒曾被叫做“雨巷诗人”,以致许多人以为他的诗歌风格基本一致,即缠绵、悱恻、忧伤、哀怨。但诗人...

文章信口雌黄易,思想锥心坦白难-读聂绀弩《归途之二》

文章信口雌黄易,思想锥心坦白难-读聂绀弩《归途之二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上次聊郁达夫时,提到聂绀弩先生的旧体诗,这又是20世纪旧体诗的一大家,善于古典今用,又能化时事、口语入诗,毫无违和。比起“不须放屁”那样所谓的诗句,实在高出不知多少个境界,按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,这中间隔了十万个柳永。 其实,对旧体诗,我所知无多。在这里谈论旧体诗,仅仅是从“诗歌”的角度谈感想、心得,并不预备做格律、音韵、典故、字词的研究。现在很多年轻人在学写旧体诗...

我早就已经熟悉这种黑夜-读佛罗斯特《熟悉黑夜》

我早就已经熟悉这种黑夜-读佛罗斯特《熟悉黑夜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许多诗人——大诗人,古今中外的,都有一颗“悲天悯人”的心。也可说是慈悲之心。这首诗是美国大诗人佛罗斯特的名作。诗歌背后的历史与社会意义,这里且不说了。我们自己读诗,能够读出来的,还是自身的感慨。“我早就已经熟悉这种黑夜,我冒雨出去——又冒雨归来,我已经越出了街灯照亮的边界。”似乎可以理解为个人行为与思想的困惑与越界,也可以庸俗一点,理解为对社会现实的生动写照。我更...

© 2012-2017 於菟博客 All Rights Reserved -- Copyright notice by Blog Copyright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