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埋葬了世上最大的那颗土豆-读张执浩《与父亲同眠》

我们埋葬了世上最大的那颗土豆-读张执浩《与父亲同眠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如本文标题,这首诗让我首先记住的是这句比喻。它唤醒了我的童年的记忆,如同“蒙着塑料薄膜的窗口”——也是我所熟悉的乡下老房子的特征之一。在这个网络发达,信息泛滥,真实与虚假混杂的时代,什么样的抒情诗才能打动我们,我对此毫无把握。而这首诗去打动我。因为它的真;蒙着塑料薄膜的窗口、刮锅底的声音,这是我童年的场景,在诗人创造的场景中,亲情自然流露,仿佛我们置身其中,感...

我已不再贪杯,不再胡闹-读纪弦《七十自寿》

我已不再贪杯,不再胡闹-读纪弦《七十自寿》
於菟阅读博客 今天,惊闻纪弦先生于2013年7月22日凌晨零点病逝美国加州。 纪弦,本名路逾,笔名路易士、青空律,陕西周至人,1913年生于河北省清苑县。十六岁开始写诗,创作数十载而不衰,被誉为“诗坛常青树”。曾组现代诗社,创办《现代诗》月刊及季刊,成立现代派。新诗创作主张宗法国波特莱尔,提倡“横的移植”,强调知性,排斥情绪的告白。曾任教于成功中学, 现移居美国。 听过流行歌曲的小伙伴们大概...

青海湖,请熄灭我的爱情-读海子《七月不远》

青海湖,请熄灭我的爱情-读海子《七月不远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海子去过青藏,从高原带回了一块大石头。他在一首诗里说“西藏,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”。当我第一次到达青海,看见远方重峦叠嶂,仿佛一面黑色的石墙拔地而起,遮住天空,就像海子在另一首诗里说过,“黑夜从大地上升起,遮住了光明的天空”。那种震撼,实在难以用语言描述。到过那里的人,喜欢说这是神的地方,说话间仿佛只能是从我们的尘世去往。但我不喜欢这样的说法,神并不...

我吞吃男人就像呼吸空气-读普拉斯《拉扎茹斯女士》

我吞吃男人就像呼吸空气-读普拉斯《拉扎茹斯女士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西尔维亚·普拉斯(1932—1963),美国自白派女诗人,曾与英国桂冠诗人特德·休斯结婚,后因精神失常在伦敦自杀,诗集有《爱丽尔》。 这是网络上关于普拉斯的介绍,简洁明了,一如我们要介绍的这首诗。 这首诗是摘选自《拉扎茹斯女士》中的三节,就这三节看,仿佛可以成为一首独立的诗。 读过全诗,感觉是虚无的、冷酷的、冰凉的、没有一丝人情味的,也许读者会以为这是一个冷酷的女诗人。 ...

“自反而缩,虽千万人吾往矣”到底是什么意思

“自反而缩,虽千万人吾往矣”到底是什么意思
昔者曾子谓子让子襄曰:『子好勇乎?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:自反而不缩,虽褐宽博,吾不惴焉。自反而缩,虽千万人吾往矣。」——《孟子·公孙丑上·第二章》 这句话百度知道里有解释。相信许多看过这个解释的同学,仍然不能完全理解这句话的意思。在此对这句话进行简要分析,帮助大家理解它。 (1)先看直接的解释 从前,曾子对子襄说:‘你喜欢勇敢吗?我曾经在孔子那里听到过关于大勇的道理:反省自己觉得理亏...

我的寂寞是一条蛇-读冯至《蛇》

我的寂寞是一条蛇-读冯至《蛇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状物之诗难写,尤其对于现代诗。 古诗中状物诗较多,那是农业社会里,“物”大多是静止的,单面的,而作家们写了上千年,笔法、技巧娴熟,写、画都还有据可依,不是十分困难的事。另外,静止的物也给抒情带来”方便“,诸如托物言志之类的技术,始终不离物,也可以说算是状物诗。 而现代诗至今,还不满一百岁(注:《尝试集》创作始于1916年7月,此处将此集作为起点),对于一种文体或者写...

只有孤独者才能感到孤独的波浪-读希梅内斯《孤独的大西洋》

只有孤独者才能感到孤独的波浪-读希梅内斯《孤独的大西洋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关于孤独的话题,诗歌中永远不缺少,古今,中外,男人,女人,甚至动物,有一些智能的也会感到孤独。 因此,如果我说,孤独的本质一直没变过,大概也错不太多。不过孤独还是有不同种类、颜色、形状的孤独。比如庄周与惠施在濠梁上关于鱼的谈话,鱼到底快不快乐,庄子从何而知?但他说鱼“乐”。庄子似乎没有给人们留下过不快乐的印象,但我想比如前面的关于鱼快不快乐的谈话,反而能看出一...

雨滴打在你的脸上-读安德拉德《雨中的家》

雨滴打在你的脸上-读安德拉德《雨中的家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依我所知,从九十年代开始,葡萄牙诗人安德拉德的诗歌开始进入大陆,并受到广泛喜爱。一种说法是,他的诗歌——或者某些篇章——有一种颓废的、伤感的美,与著名诗人柏桦的某些作品在气息上,有相似之处。说两个诗人的作品相似,似乎有点侮辱的意味,但我想,说“气息”、“气味”相似,大概许多诗人应不会反感。 就诗论诗,《雨中回家》让我想起博尔赫斯的一首诗《雨》,其诗的结尾说: 架上的...

胡适致毕业生:在不健全的中国,如何不堕落

胡适致毕业生:在不健全的中国,如何不堕落
於菟阅读按: 六月毕业季,大学生离开校园,进入社会。在校时,对外界的设想种种、计划种种,在进入社会后都不免要被这无形的“酱缸”所约束、改变;运气——且用运气来说吧——好的,很快能够出其类而拔其萃,运气不好的,大概要浑浑噩噩一阵子。而我们的学校教育,一向只教知识而不教智慧,智慧要自己悟;好在人即使被灌输,仍然有主观能动,会自己思考、归纳,因此,眼见一样被填鸭,出了栅栏,ta却能很快醒...

这一座问也无声的坟-读任洪渊《秭归屈原墓》

这一座问也无声的坟-读任洪渊《秭归屈原墓》
於菟阅读博客点评 今天,坐在桌子前,有些假日疲惫。昨天,端午佳节,因想起任洪渊先生写过一首《秭归屈原墓》,乃是名篇。何不贴到博客里,供大家读一读。屈原,历史上第一个出版个人诗集的伟大诗人,其领衔的《楚辞》与《诗经》相映成辉,为中华文学的两大起点,两大线索。任先生此诗,以否定的“我不信”领句,全诗五节,五个“不信”仿佛五个问句,诗中引用《天问》、《离骚》等篇中词语,句式回环往复,...

© 2012-2017 於菟博客 All Rights Reserved -- Copyright notice by Blog Copyright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